•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:000xb.com ff227.com vn613.com vn215.com se808.com yz568.com 266gg.com :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

  • 唐明皇与杨玉环

    唐玄宗开元年间,皇帝玄宗李隆基(里弄鸡?)与自己的儿媳妇,寿王的妃子杨玉环勾搭成奸,在名正言顺以前,他们之间还得偷偷摸摸地。

    这天,天气闷热,玄宗大宴群臣。唐朝的风俗与现代西方差不多,在公共社交场合可带着自己的妻子一同参与,因此,玳王就带着妻子杨玉环进宫。其实,玄宗此举就是为了有个机会接近杨玉环。尽管双方已经发生了肉体关系,但那种看在眼里想在心里却吃不着的滋味时时刻刻刺激著玄宗的心,因此这天他随便找了个名义就邀请众大臣和皇亲国戚们在宫中摆宴、习见,玄宗与杨玉环的双眼总是互相看着,但就是没有机会。后来,杨玉环起身又宫女带领去厕所,玄宗一看自己也跟了过去。

    皇家的厕所很气派,是在一间大殿内分成几个屋子,每间屋子都用香熏过,且都有宫女伺候,屋子内有供人休息的床,紧随杨玉环进入殿内的玄宗一努嘴,所有伺候的宫女都悄悄的推出去,玄宗反手将殿门关紧。

    杨玉环是真的想要小解。她刚刚从便桶上抬起肥美的屁股,提好裤子,正在此时玄宗挑帘进来了。

    “陛下……”杨玉环还未说完,玄宗就扑上来紧紧抱住她,在她身上乱摸。在这公共场所随时都可能有人进来,如若发现,那还了得。杨玉环低声地求着:“陛下,不可在此!”但玄宗已是欲火烧身,不顾一切了。

    玄宗把杨玉环推到床上,从宽大的绸缎袖筒中抽出杨玉环的双臂,“啊……羞死了。”杨玉环立刻用双手掩盖乳房,夹紧双腿,避免看到大腿根的中心。

    “真是美极了……”玄宗在心里这样想。发出白色光泽的裸体,有压倒性的美感,一手不能完全盖住的乳房,一光滑曲线一样凹下去的细腰,穿着很薄贴身的绸裤,因为天气很热,没有穿内裤,只在外面有一条纱裙。扯下纱裙,从雪白的绸裤上渗透出黑色的三角地带,美丽的儿媳露出难为情的表情,白磁般的赤裸的上身,有说不出的性感。

    玄宗的欲望越来越强烈,杨玉环把头侧过去,露出雪白的脖子,玄宗在那里不停的吻,然后把她的手拉开,舌头在乳房上舔,粉红色的乳头呈现兴奋状态,用舌尖在上面拨弄时,杨玉环的身体扭动一下,然后很难过的左右扭动,想发出声音也不能说话,在这种兴奋状态下杨玉环不停的摆头,同时想用手推开玄宗,这种模样更沟引起玄宗的虐待欲望。

    “陛下,外面有人。”杨玉环无力的抵抗,但绝望感越来越深,真不敢相信自己会在大白天躺在皇帝的床上露出裸体,如果这时候有人进来(其实是不可能的)看到布幔后的情形……

    杨玉环感到一阵恐惧,需要尽快离开这里,为此就要满足玄宗的欲望,心里这样想,可是身体还是会拒绝,不知道玄宗是否了解杨玉环的这种心情,他只是狂暴地脱着她的裙子。

    ……一切都完了,杨玉环终于放弃挣扎,但也产生奇妙的心安,我已经不需要抵抗,也不用反抗了,因为已经用进全力抵抗过了……

    这种心情带来对屈服的奇妙欢愉,更引起窒息般的兴奋感,玄宗把她的双手拉到她的头上,在没有任何防备的腋下用舌尖舔,闻道腋下的分泌物和汗水混杂的无法形容的芳香,这种味道发生春药般的效果,使玄宗陶醉在杨玉环那不算浓密的,有些许嫩黄色腋毛的不光滑的腋窝

    “唔……”杨玉环雪白脖子因为用力而冒出青筋,同时猛烈摇头,怕发出声音咬紧牙关的样子,有说不出的性感。

    “玉环,怎么了,叫出声音也没有关系的。”玄宗说,然后把攻击目标改到乳房上,用整个手掌压在丰满的乳房上旋转,几乎能看到青色静脉的乳房充满弹性,能把玄宗的手指弹回去,玄宗紧缩嘴唇向婴儿一样吸吮乳头时,杨玉环已经不规则的呼吸更混乱,好像很难过的喘气,玄宗的右手伸向大腿根,杨玉环急忙把有一点松弛的大腿夹紧。但在这以前,玄宗的粗大手指已经滑入肉缝里,透过白色的薄薄的绸裤在柔软的肉缝里轻轻的摩擦,另一只手继续抚摸越来越热的乳房,不久后透过绸裤感受到蜜汁湿润感。

    原来夹紧手腕的大腿,逐渐无力的松开,玄宗把右腿慢慢抬起,移动到床的下方,然后使杨玉环的腿分开竖起成M字型,低下头向里看。

    名贵绸缎做的很高级的绸裤,在当时上流社会的贵妇人中间很流行,既轻便又凉快,但缺点是不吸汗。经过一阵挣扎,杨玉环已经出了很多汗,再加上玄宗刚才隔着裤子扣挖阴门,使得下身早已湿淋淋的了,更分不清到底是汗水还是淫水。裤裆湿湿的中心线正好在勒在阴唇的正中央,在白色极薄的绸裤下,几乎能看清楚每一根阴毛,而且微微张开的阴唇吐出黏黏的蜜汁,把裤子紧贴并陷入阴唇中,显示出那里的复杂形状。

    “玉环,这里已经湿了。”玄宗小声的说。杨玉环没有办法掩饰胸部,被玄宗的一只手紧紧抓住的双手高举在头上。急促的呼吸使双乳不停起伏。这时候杨玉环开始产生希望快一点插进来的感觉。这是由于在别人没有发现之前,快一点弄完的心情,还是真的需要男人的爱抚,连她自己都分不清础。只是她也能清楚的感觉出,从下体的中心流出大量蜜汁。

    趁著杨玉环这稍一喘息的机会,玄宗突然把她的裤带拉开,强行脱去她的裤子,接着把脸埋在杨玉环的双腿之间。在那里闻到强烈的汗和尿的骚味,给了他强烈的刺激,立刻伸出舌头进入吐出蜜汁的肉洞里。

    “啊……”杨玉环倒吸一口气,然后吐出细如丝的叹息,在这刹那间忘记隔壁的房间也许还有人在方便,当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屋里发出很大的回响,急忙闭上嘴。

    “也许被听到了……”杨玉环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,在刹那恢复清醒,神经集中在耳朵上,可是听不到任何声音,不管杨玉环的不安,玄宗更执拗的吻下去,舌头在肉缝里挖弄,刺激在敏感的阴核上时,杨玉环产生一种坐立难安的强烈快感,拚命忍耐时这股快感出现在雪白的裸体上,忍不住左右扭动……

    原来想要逃避的耻丘,现在反过来迎接玄宗的舌头,这种感觉使玄宗大为激动。事到如今,就让她彻底爬上高潮的顶点,让她知道男人的真正好处……玄宗的下半身进入形成M字型的双腿间,用肉棒的尖端在稍许靠上的肉缝定位后,用力插进去。

    “嗯……”杨玉环发出压抑的哼声,露出雪白的喉头,肉棒深深插入后,对里面的感触完全不同,非常惊讶,肉洞里仍就是那样窄小,可是里面的肉壁向柔软的手掌,把肉棒温柔的包围,而且开使蠕动,有如把肉棒向更深里面西进去的样子……大概这就是为什么偷情最刺激的原因吧……意外的发现攻击杨玉环的方法,玄宗高兴得满面笑容,正在享受肉壁的这种感觉时杨玉环的屁股好像忍不住似的开始扭动。

    “玉环,是想要我给你抽插了吗?”玄宗在杨玉环的耳边轻轻说著,这时候杨玉环皱起眉头,好像表示不愿意的摇头。

    “玉环,这儿就咱们俩。”玄宗好像要测验杨玉环的反应,慢慢抬起屁股。

    “啊……不要……”杨玉环好像追逐一样的抬起屁股。

    “嘿嘿!”抬高的屁股立刻用力下降。

    “啊……”杨玉环仰起头来,身体向上挪动,珠冠和秀发已经散乱,甜美的刺激感直达脑海,如果双手能自由活动,真想抱住玄宗的身体。她觉得玄宗的动作现在非常可爱,那是比与丈夫之间更能得到快感,不但强而有力,而且有真实感。玄宗抽插的速度开始加快,有如做俯卧撑的样子,用力插入到肉洞里,铁制的床也发出声音,连布幔也摇动。杨玉环已经来不及顾虑到隔壁屋,好像有生以来第一次有这样的快感,为追求高潮的极点,下意识的挺起耻丘和对方摩擦,那丰腴的裸体,好像涂上一层油似的发出光泽。因为上身向后挺,更强调美丽的乳房,粉红色的乳头也好像要求什么东西的勃起。

    “啊……”咬紧牙关的嘴终于松弛,发出充满欢喜的叹息声,一旦发出这种声音以后,就忍不住连续哼出来,仅剩下的理性想阻止她,可是遭受到男人猛烈的抽插,轻易就被粉碎。当粗大的肉棒刺入时,产生全深要飞散的感觉,当肉棒离去时,有甜美的电波传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,杨玉环为掌握逐渐接近的期待的瞬间,使全身的神经都紧张起来。

    听到杨玉环如泣如诉的哼声,玄宗觉得自己登上天堂,原以为今生今世不可能与她插穴了,可是这个儿媳,正在他的肚子下甜美的啜泣,于是玄宗把自己所有的性技巧都发挥在杨玉环的身上,反复进行三浅一深,插入后改变肉棒的角度旋转,同时用手指捏弄勃起的乳头,火热的肉洞里又开始美妙的蠕动,肉壁缠住肉棒,精液从输精管前进……

    “啊……真好!”杨玉环也放弃了矜持,把夹紧玄宗腰部的双腿,改放在对方的腿下,并拢伸直,这是迎接高潮来临的姿势。玄宗低哼一声,连连又快又深的插入,杨玉环也勒紧屁股的肌肉,挺起耻丘作为回应,她当然对自己的动作感到羞耻,可是涌出的快感远超过理性……“不要,不要,可是……好舒服。”

    “泄了!”杨玉环尖叫一声,全身随即僵硬,就在这时候有火热的精液在她的身体里爆炸,她受身体会粉碎般的强烈高潮的袭击,五体都颤抖,在黑暗中,不断的散出爆炸的白光……是不是这叫男女的真正高潮……杨玉环在朦胧的脑海里这样想。

    玄宗的身体离开以后,杨玉环还是不能动弹,身心都被击倒了,现实已经远离,只剩下充满快感余韵的身体,这时候不知玄宗有什么想法,他双手抓住杨玉环的双脚。杨玉环发现玄宗的企图,开始拚命挣扎,可是刚有过高潮的身体,一点也用不上力量。

    “陛下,不要,不要……”杨玉环拚命的想夹紧双腿,可是一旦打开以后,就更无法胜过玄宗的力量,在大致完全开放的大腿根,刚刚受到抽插的肉唇张开嘴,发出淫靡的光泽,阴毛也沾上蜜汁贴在身上,每一片花瓣都看得非常清楚。

    “……啊……”杨玉环产生强烈的羞辱感,美丽的脸颊染成红色,雪白的牙齿咬紧双唇,闭了双眼,不敢看玄宗。

    “不要,不要!”杨玉环拚命的摇头,头发也散乱的披在肩上,不知是羞耻还是向玄宗撒娇,苗条而不失丰腴的小腰儿不停地扭动着,那丛茂盛且乌黑的阴毛也似乎激动的站立了起来,玄宗的锐利眼光紧随着那片芳草,刺在羞耻的泉源上。

    “真美……”玄宗赞叹著。浓浓的阴毛只长在阴缝靠上的部位,大阴唇以下及两旁的腹股沟干干净净,没有一根阴毛,肉缝就是这块美丽阴肉上裂开的一道长长裂口,一直延续到屁股沟,薄薄的小阴唇嫩红而湿润,像张开的小嘴……这样的肉缝,使玄宗想起了被自己冷落的另一位爱妃……梅妃少女时代的肉缝,那时也是让自己“爱不释口”,但这只是一瞬间的事,看着从完全绽放的肉洞中流出的精液,玄宗无暇想得过多,他一边亲吻轻咬着白嫩的大腿内侧柔软之极的肌肉,一边把右手食指和拇指放在杨玉环的花瓣上,向左右分开成V字型。

    “哎呀……不要看!”杨玉环扭动着下身,玄宗此时更拨开层层的肉褶,左手食指插入杨玉环的肉洞里。

    “啊……”因为刚刚高潮,肉穴的肌肉很敏感,这一下刺激得杨玉环的身体紧缩,玄宗不理会杨玉环的样子,手指挖弄肉洞,再度涌出的快感,杨玉环又被击倒被玄宗唤醒的肉欲,使她从肉洞流出蜜汁,传到屁股上。杨玉环虽然在绝望中,但不得不继续暴露出羞耻的泉源,不久后杨玉环又一次进入忘我之境。



    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